更专业的交流访问学者申请服务平台

访学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协和医生的感悟!

在医院科室的安排下,我前往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普通内科进修。三个月的进修生活中,我先后参加了医学院课程、住院医生培训及临床研究项目等方面的学习,获得了一些体验和感悟,在此与大家分享。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位于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是一所大型综合医院。该医院获《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评为全美最佳医院并已连续23年获此殊荣,并且在癌症、神经系统疾病、消化道疾病、耳鼻喉科、眼科、泌尿科、精神科、老年病等科室处于全美前三名。

约翰霍普金斯介绍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普通内科拥有全职雇员80名,分为临床教师(Clinical Educator)、临床研究者(Clinical Investigator)和住院部医生(Hospitalist)三个序列。此外,还有150名兼职雇员。普通内科的教职员在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医学系、Bloomburg公卫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和Osler住院医生培训项目中占据领导职位。

医学生教育:细致周到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重视在医学生中建立社区的感受。医学院每年招收120名新生,分为4个学院。在Armstrong医学教育大楼中,每个学院都有自己的活动空间,可以举办小型的派对,可以学习、讨论、看电视,甚至可以做简单的茶点。在这样轻松自在的环境下,不同年级之间可以很方便的交流,低年级学生可以获得高年级学生的指点。同时,每5个学生配有1名导师,导师将陪伴他们度过4年的医学院生活。学生与学生之间,学生与导师之间,组建了一个社交网络,构成了一个大社区。

为了保证教师在教学上的投入,医学院每年给导师们支付总额超过百万美元的薪水,要求导师每周至少有一天要用于教学活动。这样,在硬件和软件两个方面都保证了教学活动能按照计划进行。

医学院对学生医学教育的安排非常细致,临床教育强调早期接触临床。医学生第一年就开始在临床教师的监督指导下,在初级保健门诊接触病人,尽早建立对临床服务的感性认识。到了第二年,医学生便可以直接在病房询问患者。这一切都是在临床教师的全程监督下进行的。

体格检查和病史询问的学习被安排在医学生第二年的学习中,该教学项目主要是为了培训学生如何在病房巡视患者,并向同事及上级医生汇报病例。首先,老师会向学生展示患者的临床病历,并和学生一起讨论患者的诊断、鉴别诊断以及病程中有可能出现的问题,帮助学生巩固已学过的临床知识。结合临床问题,运用学过的知识进行分析。

另外,老师还会向学生解释临床工作中的效率问题,要在有限的时间内了解患者的病情变化。随后,老师会带领学生一起来到床边,和患者打招呼,进行简单的询问和查体。离开病房后,学生要模拟临床交班,简要汇报患者的现状,老师会针对学生的表现进行点评。经过这样的教学,将来医学生进入病房后,会很容易适应临床的环境,更好地融入团队。

临床前教育:强调实用

在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我还参加了针对第四年医学生的一门课程,也是他们毕业前的最后一们课程,叫作TRIPLE(Transition to Residency and Internship and Preparation for Life)。这门课程除了专业知识外,更多地是告诉医学生在即将开始的住院医生培训项目中,如何做到更好,同时如何做好事业、家庭等各方面的平衡。课程分为几个专题,第一部分针对如何控制压力,避免崩溃。老师详细解释了如何尽早识别崩溃迹象,应该采取有效的减压措施,包括休息一下和向朋友求救等。在这个课程中,我很受触动。我想,协和也可以在住院医生的培训中引入这一课程,帮助住院医生尽早识别自己面临的问题,作出适当的调整,必要时可以求助同事或上级,尽快渡过工作和生活中的难关。

还有一门课程叫作End of Life。上午采用案例模拟场景,学习如何向患者及家属交代坏消息。下午是关于如何动员患者进行器官捐献、尸体解剖,以及死亡证明书如何填写。这门课程内容非常实用,与临床实践密切相关,保证了大家对临床工作中可能遇到的问题的规范化处理。

有两天的课程是高级生命支持(Advanced Life Support,ACLS)。这门课程主要借助于模型进行培训,考核合格后可以获得证书。还有一门课程叫作Rapid Response,也是借助病例和模型模拟临床环境,主要教医学生要如何应对临床的突发事件。老师会通过摄像头来观察医学生的表现,并提供必要的临床资料,最后进行现场点评和指导。

在生活方面,针对大多数医学生都有助学贷款的情况,学校有专门的财政顾问对学生进行指导,还可以进行一对一的咨询,提供有针对性的理财计划。

住院医生轮转是非常艰苦的一个阶段,在此期间,他们承担了住院部最繁忙复杂的临床任务。在住院医生轮转开始之前,对他们进行培训,帮助他们对即将面临的各种问题有所了解,尽快适应环境。我觉得这些课程可以补充到我院新住院医的入院教育中,帮助他们尽快适应协和繁重、复杂的临床情况,减少住院医生的焦虑和崩溃。

住院医生门诊:实践中成长

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门诊训练是住院医师培训的重要内容。在住院医生门诊时,每次会有两名主治医师带教,5-7名住院医生参加门诊。住院医生独立接诊,在作出处理前,要先向主治医师报告。主治医师听完汇报后,进行简单的点评,有时会就一个知识点做简单的教学,有时会和住院医生一起查阅资料,查找医学数据,作出临床决策。整个教学过程很简短,符合门诊的快节奏。

目前我院,还没有这样以教学为主的住院医生门诊。普通内科在实习医生门诊方面做了一些尝试。加强对住院医生的门诊培训,可以提高门诊工作的效率,同时保障医疗安全,在完成医疗任务的同时,进行教学和科研工作。

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期间,我还跟随两个Firm的住院部工作。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内科住院部分为四个Firm,每个Firm由主治医师、低年资主治医师、高年资住院医师、低年资住院医师和医学生组成。病房的病人以常见病和多发病为主,与我们内科临床很不一样。但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住院医生工作的积极性,以及他们在整个医疗工作中所起的作用。在查房时,住院医生除了汇报病例,还会结合患者的情况查阅文献,并与大家分享。实习医生主要负责阅读心电图和胸片等,临床药师则向大家介绍一些常用药物的特点和临床注意事项,主治医生最后总结,并作简要点评。整个教学活动以住院医生为主体。

我还参加了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普通内科和大内科的大查房,他们的大查房不是讨论病例,而是研究工作进展和员工会议,这和我们医院的大查房大不相同,可能与他们临床以常见病和多发病为主有关。但相比之下,我还是更喜欢我院的多科查房和大查房。

临床科研:分工合理

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访学期间,我还参与了一个关于肾衰患者的临床科研项目,Dr.Berger作为COPI(共同主要研究者)。该项目包括终末期肾病患者,CTNI(肌钙蛋白I)对于ACS诊断意义的systemic review。对于肾功能正常的患者,CTNI的意义已经有很多证据证明,而在肾功能不全患者中的意义还需要进一步证明。我加入的时候,项目刚刚进展到title review阶段,我主要参与了abstract review和article review。


在去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之前,我对如何做systemic review毫无概念。因此,在刚开始参与项目时,我连protocol都看不明白。Dr. Berger有很深厚的流行病学研究背景,他给我推荐了一本JGIM的特刊,就是讲解如何进行systemic review,非常实用,内容包含了常用的表格、标准等。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Bloomburg公卫学院一直是全美排名第一的学院,其中有Evidence-based Practice Center(EPC),可以协助临床医生进行临床研究,有专业人士可以全职提供帮助。在这个项目中,临床医生主要是把握研究的方向,具体阅读文献、筛选文献的工作,由EPC的工作人员承担。这可以把临床医生从繁琐的研究工作中解放出来,而专业的流行病学的服务,也提高了临床研究的质量。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临床科研高产出与之不无关系。

中美两国国情不同,两国的医疗环境既有相通之处,也有很多差异。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我深刻感受到了医学生的自信、住院医生的积极主动和临床医生的敬业。相比之下,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通过不断的学习交流,我们可以在临床教学和科学研究等方面取长补短,为创造协和辉煌的明天不断努力奋进。

来源:北京协和医院官网

去国外进修,短暂学习只是管中窥豹,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医护同仁走出去,去交流、去学习。出国进修不仅是为了我们今天的生存,也是为了明天的发展。

想了解更多请点击阅读原文,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专业咨询顾问会和您联系~

51访学网精彩文章点击查看↓ ↓ ↓ ↓

访问学者/博士后如何申请杰出人才绿卡?

公医生赴美访学,可以申请哪些顶尖医院?

2018年申报CSC西部人才/地方合作项目特别注意事项

2018年青年骨干出国研修项目选派办法详解

2018年国家留学基金资助出国留学人员选派简章

医生福利 |申请国外访问学者要趁早

51访学网访学案例点击查看 ↓ ↓ ↓ ↓ 

霍普金斯医院范德堡大学大学 | 克利夫兰  | 麻省大学波士顿分校 | 佛罗里达大学 | 密苏里大学 | 耶鲁大学 | 匹兹堡大学医学院 | 普渡大学 | 芝加哥大学 | 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 | 剑桥大学 | 麻省理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