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专业的交流访问学者申请服务平台

【访学归来】访问学者:苏黎世联邦理工教会我匠人精神

每个参加短期访学的小伙伴都有一段不可复制的、特别的经历和故事。在访学期间,他们不仅从中收获了知识,也开阔了眼界,更加提升了自己的研究水平。我们将不定期与大家分享他们精彩的访学故事,今天51访学网小编给大家分享一位清华大学在读博士生去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Swiss Feder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in Zurich, 简称ETH Zurich)做访问学者的精彩故事。

学术收获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是一所低调的世界顶级高校。

截止2017年,其校友、教授和研究人员中,共有包括爱因斯坦在内的21位诺贝尔奖得主。2020年世界大学QS排名中,ETH Zurich位列全球第6位,其土木工程专业也极其出色,2019年世界大学QS排名位列全球第8位。ETH还拥有极高的教学淘汰率及极低的录取率,淘汰率高达30%。

我研究的博士课题是“碳纤复材预应力加固钢柱屈曲性能分析”,在前期于国内完成试验和部分有限元模拟研究的基础上,在国外导师的指导下,我开展了常温下的数值模拟、理论分析和设计方法研究;高温下的数值模拟和设计方法研究;并对博士论文进行了深化和整理。取得的成果如下:

(1)发表SCI论文:Feng, Peng, and Lili Hu. “Steel columns strengthened/reinforced by prestressed CFRP strips: concepts and behaviors under axial compressive loads.” Composite Structures (2019)。

(2)参加国际会议Third International Fire Safety Symposium (IFireSS 2019),发表会议文章并宣讲。

(3)作为导师,指导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应届硕士毕业生 Stefano Pons 完成硕士论文“FEM analysis and Design methods of steel columns strengthened/reinforced by prestressed CFRP strips under fire”,其获得5.75分(满分6分)的成绩。

(4)完成碳纤复材高温下的材性试验。

在ETH Zurich访学的9个月里,我感受到了极大的尊重与自由、平等与友善、极严谨的科研精神,以及极高效的行政模式。

首先,无论是与导师Fontana教授、课题组的师兄们,还是与实验室的负责人,无论是通过邮件还是当面交流,在讨论学术时,我都能感觉到很大的尊重——对方给予我足够的会谈时间,全神贯注地听完我的观点(哪怕我的英语不好),并基于我的需求给我解答和建议。

其次,在撰写会议论文的过程中,我感觉到了瑞士人几近“窒息”的严谨。哪怕仅是一篇会议论文,导师反复修改了至少5遍;我同时也把文章给了组里的同事,尽管这是一个与他毫不相关的课题,一天之后,他竟密密麻麻地为我写满了批注。

会议论文修改记录

让我难忘的另一点是ETH充分的去行政化。课题组的秘书是一位可爱的德国姐姐,她不但帮助我在租房非常困难的苏黎世找了便宜方便的房子,还帮我办理了参加国际会议的一切手续(包括订机票、宾馆、注册等);实验室的负责人Dominik则会与我讨论试验的所有细节,并负责购买所有需要的工具。在这里,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好好科研。这一切都让我不由感叹,在ETH搞科研真的是一件很幸福、很纯粹的事。

导师Mario Fontana教授今年9月份就正式退休了,我成了组里最后一批与他共事的人,这是一份幸运,也是一份遗憾。在此,我也衷心祝愿Fontana教授能够保持健康的身体状况,度过放松、愉快的晚年生活。

语言学习 

瑞士有四种官方语言,分別是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罗曼什语。不同的州在穿梭时,仿佛穿行于不同的国家。

苏黎世位于德语区,因而从我下飞机的那一刻起,生活就被Genau(“是的,你说得没错”)充斥着。本着“要充分了解一个国家的文化最好会说那个国家的语言”、 “语言可以打开世界的窗户”等想法,为了听懂同事、学生们日常的对话,我开始了一个学期的德语学习。

德语的语法异常严谨,单词更是因具有性别而十分复杂。虽然最终我幸运地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也需要经常的练习才不会淡忘。

瑞士语言地理区

德语成绩证明

瑞士掠影

瑞士是一个被上帝眷顾的国家——有环绕绵延的阿尔卑斯山,有清澈见底的大大小小的湖泊,这一定是天使喜极而泣时留下的眼泪。

历史的奇妙之处在于,瑞士是一个从未卷入战争的中立国。这个仅仅拥有1/230中国国土面积、1/160中国人口的小国,竟可以在多次欧洲战争中毫发无伤、全身而退,不但留下各类珍贵的古迹,也彰显出瑞士人对和平及人道主义的崇尚。

在这样的历史和自然环境下,瑞士人的生活富足而悠哉(2018年其人均GDP排名高居全球第二位),“enjoy life”是他们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严格的工会制度也时刻保障着瑞士人休息的权利,五点或六点下班后,真正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周末更是陪伴家人的绝好时光:冬日去少女峰滑雪,春日去皮拉图斯远足,夏日在利马特河裸泳,秋日去蒙特勒喝不对外供应的葡萄酒。这种“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的日子背后,蕴藏着及时行乐的价值观。

除了对自然的热爱,瑞士人的另一个普遍爱好是聊天,某种程度上甚至可称为“尬聊”。这也一定意义上促使了其爱喝咖啡、爱喝啤酒、爱聚会的文化。在工作日里面,我们组每天上午一次coffee break,中午吃了饭又一次coffee,下午还有一次coffee break,每次时长都在半小时左右。周末,Party通常可以从晚上七点开到第二天的凌晨。食物不重要,重要的是喝酒与聊天——瑞士人相信,聊得越久、喝得越多,能聊的话题就越深入。 

生活在瑞士,除了享受高山湖泊以及各类聚会,我还十分喜欢其便捷、准时的公共交通。每一班车的每一个站都精确到分钟,几乎从不迟到。闭上眼睛,时间滴答、滴答,精确地打击着列车的专属节奏,数到某个数字,再睁眼,你便看到了童话王国里你的终点站。

个人感受

经过本次学术交流之旅,首先,我越来越为自己的祖国感到骄傲。

在漫长的历史中,我们辉煌过,也沉睡过,但我们从未侵略他国,而是靠自己的智慧和勤劳一步步走到今天,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瑞士,谈起华为手机,绝大部分欧洲人都会纷纷称赞;谈起一带一路,虽然他们在言语上表示担心,或质疑这是一种“入侵”,但是意大利和瑞士等国已经在行动上和我们站在了一起。不管部分国外媒体如何“酸”我们,如何宣传负面新闻、质疑缺乏所谓的“民主”、或支持香港台湾的独立,我们只想用实力说话:中国正在变得越来越好,我们拥有空前团结的人民、格外广大的市场,以及越发精湛的科技。

同时,“三人行必有我师”。瑞士的确有太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瑞士人的守时、严谨、匠心精神,是这个浮躁社会所匮乏的。比如在学术上,ETH土木系的研究是相对较为传统的,但是即使是做混凝土、钢结构的试验,其选择的体量也非常小,同时试验精度高。这样带来的好处是,精准并且可尝试性高,即使失败了可以在短时间内再做。而且,每一次公开的报告往往座无虚席,不管是白发苍苍的教授,还是刚入学的学生,甚至是马上就要答辩的博士生,都对新的知识有一种渴求。

短期学术交流与旅游相比,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使我有机会结识更多朋友。在9个月内,我有幸结识了来自瑞士、德国、英国、希腊、葡萄牙、南非、中国、巴基斯坦的朋友,还与其中大部分结下了较深的友谊。我所在的课题组是一个较为本土的课题组,常委有Patrick(瑞士), Claudio(瑞士), Reto(瑞士), Johann(南非), Samuel(葡萄牙)。他们非常友好,就像有人曾经告诉我的那样:德语组很难进入,但是一旦进入,他们就会把你当成自己人。感恩遇见,如果有缘定能再见;如果缘分不够,愿我们在各自的世界里安好保重。

最后,非常感谢国家留学基金委能够提供这样的机会,我收获的不仅是知识,更是文化、精神和难忘的友谊。

想了解更多请点击阅读原文,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专业咨询顾问会和您联系~

51访学网精彩文章点击查看↓ ↓ ↓ ↓

访问学者/博士后如何申请杰出人才绿卡?

公医生赴美访学,可以申请哪些顶尖医院?

2018年申报CSC西部人才/地方合作项目特别注意事项

2018年青年骨干出国研修项目选派办法详解

2018年国家留学基金资助出国留学人员选派简章

医生福利 |申请国外访问学者要趁早

51访学网访学案例点击查看 ↓ ↓ ↓ ↓ 

霍普金斯医院范德堡大学大学 | 克利夫兰  | 麻省大学波士顿分校 | 佛罗里达大学 | 密苏里大学 | 耶鲁大学 | 匹兹堡大学医学院 | 普渡大学 | 芝加哥大学 | 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 | 剑桥大学 | 麻省理工学院